欢迎进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民事案例 > 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诉被告唐天能、马仲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文章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诉被告唐天能、马仲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作者:plfy 来源: 本站原创 日期:2016-05-30 浏览:10897 次 [ ]

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诉被告唐天能、马仲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

本案的审理重点是对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的责任比例应如?#20301;?#20998;,这可通过各行为人的过失大小和原因力大小来判断。

 

 

【评选理由】

现实生活中损害后果的发生往往是由多个侵权行为直接或间接结合所造成的,如何评判各侵权行为的责任大小是审理此类案件的重点和难点。本案是发生在城中村内的出租屋火灾事件,目前,城中村房屋出租现象较为普遍,但存在的安全隐?#23478;?#36739;大,本案将为房屋的出租者?#32479;?#31199;者在租房过程中应尽到怎样的注意义务做出提醒,也为防止此类悲剧的发生敲响警钟。

 

【案情】

2013年817日23时45分,昆明市盘龙区茨坝街道办事处蒜村一组346号民房发生火灾,过火面积360平方米,造成滕宏死亡。经昆明市公安消防支队盘龙区大队出具盘公消火认字(2013)第0004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火灾原因系唐天能停放在该房一层?#30424;?#36317;西墙0.2米、距北墙0.3米处的电动车线路短路,引燃周围可燃物,蔓延扩大成灾。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证明滕宏系生前烧死。云南云通司法鉴定?#34892;?#28779;灾残留物检验报告书的检验意见为:“送检在该火灾现场一层?#30424;?#26368;底部距西墙0.2米、距北墙0.3米处停放电动车上提取的电源线1检测部位为一次短路熔痕。”。事故发生后,被告马仲会支付给原告李英芹相关费用17000元。

另查明,被告马仲会向蒜村村民龚文珍购买了昆明市盘龙区茨坝街道办事处蒜村一组346号的宅基地,后?#32422;?#22312;该宅基地上建盖了三层房屋,该?#24247;?#31532;二、三层非砖混结构系违法加盖。被告马仲会把346号房屋出租给滕宏、被告唐天能居住,滕宏居住在该?#24247;?#31532;三层。

原告李英芹系死者滕宏的配偶,原告滕绍保、徐秀琼系死者的?#25913;福?#21407;告滕偲琦系死者的女儿,于201141日出生,在滕宏死亡时年满2岁。死者滕宏在城镇生活居住满一年。

 

【审判】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20445;?#20013;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原告系此次事故中死者滕宏的继承人,有权要求侵权人进行赔偿。本案中,引起火灾的原因为被告唐天能的电动车线路短路,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被告唐天能作为电动车的所有权人,对电动车负有管理的义务,被告唐天能未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电动车疏于检修,使电动车线路短路成为引发火灾的直接原因,虽然其主观上无侵害他人人身的故意,但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且其所管理的物件是造成火灾发生的直接原因,并造成滕宏被火烧死这一侵害生命权的损害后果,被告唐天能应对事故的发生承担侵权责任。昆明市盘龙区茨坝街道办事处蒜村一组346号房屋的第二、三层系违法建筑,被告马仲会作为房屋的建盖者明知加盖房屋系违法建筑不符合出租条件仍把该房屋用于出租、获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侵权。同?#20445;?#34987;告马仲会作为房东具有保证该房屋系合法建筑且无事故隐患、管理、修缮房屋及安全保障义务,本案中,被告马仲会未尽到以上注意义务。虽然违法搭建房屋?#25237;苑?#23627;疏于管理本身并不会直接或者必然导致滕宏死亡,但在事实上为滕宏被火烧死这一损害结果的发生创造了条件,因此被告马仲会也应承担相应责任。针对被告马仲会提出滕宏当时是醉酒状态,自身有重大过失,本院根据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记载:“滕宏血样中检出乙醇成分,其含量为45.0mg/100ml(乙醇/血)。?#20445;?#19988;被告马仲会未证明滕宏喝酒与被火烧死有因果关系,故本院对被告马仲会的辩称不予采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30452;?#23454;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属于多因一果的侵权,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虽然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被告唐天能的电动车线路短路造成火灾发生,被告马仲会把违法建盖的房屋用于出租并从中获利为租户滕宏的死亡创造条件,二人各自的过失行为间接结?#31995;?#33268;?#36865;?#19968;损害后果的发生,二被告均应对滕宏的死亡承担责任,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应各自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主张的各项费用,1、死亡赔偿金421500元,由于死者腾宏在城镇生活、居住满一年,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按2012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全年可支配收入计算为21075/年×20年=421500元,本院予以确认;被抚养人生活费35728元,死者腾宏有一个女儿年满2岁,还需被抚养16年,由于原告主张按2012年农村居民人均全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予以认可,故被抚养人生活费为4561/年×16年÷2=36488元,原告只主张了35728元,这属于原告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认可;2、丧葬费10537.5元,根据法律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故丧葬费为45081/年÷12月×6=22540.5元,原告只主张了10537.5元,这属于原告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认可;3、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事故造成受害人滕宏死亡的严重后果,给原告带来较大的精神伤害,有必要予以抚慰,但原告主张数额过高,本院?#20204;?#25903;?#25351;?#39033;费用人民币20000元;4、事故处理费用3000元,原告在庭审中明确事故处理费用是指死者家属处理事故产生的交通费、住宿费等,此费用属于事故产生的合理费用,本院?#20204;?#25903;持2000元。综上,原告的费用共计489765.5元。被告唐天能需承担50%的赔偿责任,则被告唐天能需赔偿原告489765.5×50%=244882.75元,被告马仲会需承担50%的赔偿责任,则被告马仲会需赔偿原告489765.5×50%=244882.75元,由于被告马仲会已垫付了17000元,故还需赔偿244882.75-17000=227882.75元。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30424;酢ⅰ?#20013;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唐天能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244882.75元;

二、被告马仲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227882.75元;

三、驳回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8元由原告李英芹、滕偲琦、滕绍保、徐秀琼负担440元、被告唐天能负担4184元、被告马仲会负担4184元。

 

【评析】

本案原、被告争议的焦点及审判的难点在于:“多因一果”侵权案件的民事责任如何分配?

“多因一果”的行为又称原因竞?#31995;?#25968;人侵权行为,是指无意思联络的数人无共同故意或过失,但其行为间接结?#31995;?#33268;同一损害结果发生的侵权行为。本案中,根据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结论可以看出,引起火灾的原因是被告唐天能的电动车线路短路,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被告唐天能作为电动车的所有权人,对电动车负有管理的义务,被告唐天能未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电动车疏于检修,使电动车线路短路成为引发火灾的直接原因,虽然其主观上无侵害他人人身的故意,但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且其所管理的物件是造成火灾发生的直接原因,并造成滕宏被火烧死这一侵害生命权的损害后果,被告唐天能应对事故的发生承担侵权责任。作为房屋所有人和管理人的被告马仲会是否应对滕宏的死亡承担责?#25991;兀?#34987;告马仲会作为房屋的所有人,应当在保证房屋是合法建筑且符合安全使用条件的情况下再进行出租,而其却在明知该房屋不满足前述两个条件的情况下仍将房屋用于出租获利,为滕宏被火烧死这一损害结果的发生创造了条件,故被告马仲会也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均需对滕宏的死亡承担责任,但如?#20301;?#20998;二人的责任比例呢?《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30452;?#23454;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虽然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被告唐天能的电动车线路短路造成火灾发生,被告马仲会把违法建盖的房屋用于出租并从中获利为租户滕宏的死亡创造条件,二人各自的过失行为间接结?#31995;?#33268;?#36865;?#19968;损害后果的发生,由于二人的过错相?#20445;?#25925;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应各自承担50%的赔偿责任。二审法院认为对“多因一果”的侵权行为,各行为人承担按份责任的基础是过失大小或原因力的比例。虽然火灾的发生是被告唐天能的电动车线路短路所致,但从证人证?#38498;?#20107;故发生时的照片可看出火?#39057;难该?#21644;滕宏所居住的房屋的垮塌从?#27426;?#31243;度上是因为被告马仲会加盖的房屋采用了不符合建筑标准和防火标准的材料所致。故被告唐天能和被告马仲会均未尽?#36739;?#24212;的注意义务,二人对损害发生的原因力相?#20445;?#25925;二人应各自承担50%的赔偿责任。         

综上,物件的管理人需对物件尽到管理、检修、维护的义务,房屋的出租者不能为了单纯获利而出租不符合安全居住条件的房屋,任?#25105;?#26041;疏于管理或心存侥幸、轻信事故不会发生?#21152;?#21487;能构成对他人的侵权。对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法院可根据各方过错程度等进行责任的划分。故只有防?#21152;?#26410;然,才能防止类似本案的悲剧的发生。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