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刑事案例 > 司法实践中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应如何认定 —以陈某某、王某一案为例

文章检索

请输入关键字

司法实践中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应如何认定 —以陈某某、王某一案为例

作者:plfy 来源: 本站原创 日期:2016-05-30 浏览:20941 次 [ ]

司法实践中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应如何认定

—以陈某某、王某一案为例

刑一庭  杨律

前言

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都是司法实践中频发的财产型犯罪, 但在刑法理论与实践中,对于如何理解职务侵占罪中“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本单位财物”等问题,一直存有争议。文章以本案为例,先结合法理与司法实践,得出此类案件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应以职务侵占来处理的结论,然后?#25910;?#23581;?#33489;治?#27492;类案件难办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建议。

一、基本案情

1、指控事实

公诉机关指控:20131218日,被告人陈某某、王某在昆明市盘龙区罗丈村仿江南水乡小区某公司门口,擅自将客户刘某某邮寄的物品拆开,盗窃得失主刘某某价值人民币3430元的天麻一袋、玛卡两袋、三七粉一袋、茶珍三条、香烟两条。20131225日,被告人陈某某在昆明某快递有限公司被公安人员抓获。20131226日,被告人王某经民警电话通知后到?#27801;?#25152;?#37038;?#35843;查。缴获部?#30452;?#30423;物品已发还失主。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在运输途中私自开拆包裹,窃取其中财物的行为是超越其职务权限的,其没有打开包裹的权利,其行为没有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而是利用了工作?#31995;?#20415;利。故被告人陈某某、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民财物,且价值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2、事实查明

本案开庭后,经审理查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经过属实。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系昆明某快递公司驾驶员,其职责是将快递包裹从快递公司总部运送至快递公司分部。

庭审中被告人陈某某表示起诉书指控的经过属实,但被告人陈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其行为只是职务侵占行为,不认可公诉机关指控的盗窃罪;被告人王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予以认可,并表示认罪、悔罪。

3、争议焦点: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如何定性?

合议庭在评议时,对本案究竟应当如何认定处理,分歧较大,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已经构成盗窃罪,应按盗窃罪定罪量刑。其理由是:首先,快递包裹是快递委托人的财物,并非快递公司的财产,不符合职务侵占的构成要件。其次,本案中托运的包裹已经进行了封装,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系快递公司驾驶员,其对包裹内货物的具体情况、数量并不清楚,二被告人的职责仅为保证包裹的完好、?#27426;?#22833;,并将货物运送至指定地点,其无权打开包裹。因此,陈某某、王某在运输途中秘密打开已经包装好的包裹,盗窃其中财物的行为是超越其职务权限的,陈某某、王某秘密窃取的行为没有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而仅仅是利用了工作?#31995;?#20415;利,故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陈某某、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工作便利,私自开拆邮寄包裹,窃取财物,价值折合人民币 343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应以盗窃罪定罪量刑。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但因指控数额达不到职务侵占罪“数额较大”标准,故应宣告无罪。其理由是:第一,快递公司依据委托运输合同合法占有涉案财物,涉案财物属于快递公司运输、保管的财物,应视为快递公司财物。第二,陈某某、王某系该快递公司的驾驶员,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实际控制该邮寄包裹并负责保管,将包裹运送至指定地点,陈某某、王某在涉案时,具有职务?#31995;?#20415;利。故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是职务侵占,但因其数额尚?#21019;?#21040;立案标准,依据罪刑法定原则,应对二被告人宣告无罪。

本案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在定性的过程中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原因在于对我国?#20013;?#21009;法中规定的盗窃罪、职务侵占罪相互间的区别、界限没?#22411;?#19968;的认识。上述的两种分歧意见为?#25910;叻治?#26412;案提供了很多启示,结合案例对比上述两种不同的意见及理由并通过总结,不难发现上述两种观点争议的核心问题:一是被告人陈某某、王某是否利用了职务?#31995;?#20415;利?二是被被告人陈某某、王某所非法占为己有的财产属于本单位财产还是他人财物?研究任何一个实际案例都必须结合法理和案件本身的实?#26159;?#20917;来?#27835;觥?#36825;两个问题究竟是不是本案中区分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的关键所在?本案中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应该如何区分?回答上述问题,?#25910;?#25509;下来将详细论述盗窃罪、职务侵占罪的构成及其司法认定,进而能?#27426;?#26412;案被告人的行为准确定性。

二、犯罪构成异同

犯罪构成是决定罪与非罪,行为人是否应承担刑事责任的依据,我国刑法目前仍采用“四要件说”。被告人陈某某、王某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罪,首先应从其涉嫌罪名的犯罪构成入手。

1、盗窃罪构成及司法认定

我国刑法中的盗窃罪?#20405;?#20197;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从法条上来看,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是:第一,该罪的客体是公私财产的所有权,犯罪对象是公私财物。第二,该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第三,该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只要年满16 周岁具有刑事责?#25991;?#21147;的自然人都能成为该罪的主体。第四,该罪的主观方面?#20405;?#25509;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至于动机如何对定罪没有影响。司法实践中,盗窃罪的立案数额标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32602;?#25968;额较大”一般以“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为标准,“数额巨大”一般以“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为标准,“数额特别巨大”一般以“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为标准。各省可以根据本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上述数额范围内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我省的“数额较大”标准是一千五百元人民币。

2、职务侵占罪构成及司法认定

我国刑法中的职务侵占罪,?#20405;?#20844;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根据职务侵占罪的定义可以看出该罪的构成要件:第一,该罪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财物所有权。这是目前我国刑法学界的通?#25285;中?#21009;法将职务侵占罪置于侵犯财产类犯罪这一章,充分说明了立法者认可这一观点。第二,该罪的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且数额较大。所谓“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31508;侵? “本人的职权范围内,或者因执行职务而产生的主管、经手、管理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 [①]对于非法占有的方式,可以表现为侵吞、窃取、骗取等等多种的非法手段。第三,该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也即只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员工?#25293;?#26500;成本罪。第四,该罪的主观方面必须?#20405;?#25509;故意,即具有非法占为己有的目的,但该罪产生非法占有目的的时间点与盗窃罪有所不同。司法实践中要认定构成职务侵占罪,必须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这是区分罪与非罪的重要界限。“数额较大”的标?#21450;?#29031;司法解释规定,为五千元人民币以上。

通过对比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的构成,可以看出二者有诸多?#21335;?#21516;点,以至于在司法实践中常常难以区分某一行为到底构成何罪。比如二者都属于侵犯财产类的犯罪,都要求行为?#21496;?#26377;非法占有的目的,甚至在行为方式上这两个罪名都可以?#20381;ā?#31363;取”这一行为手段等。但我们也不难发现,二者仍然存在几个明显的区别点。一?#20405;?#20307;不同,职务侵占是特殊主体?#27426;窃?#21033;用职务之便的要求上不同,职务侵占必须利用职务之便;三是犯罪对象不同,职务侵占只能是侵占本单位的财物;四是产生非法占有目的时间点不同;五是“数额较大”的标准不同。具体运用到陈某某、王某一案之中,可推知,“包裹是否是本单位财物”、“是否利用职务之便”以及被告人“非法占有目的产生的时间点?#20445;?#24212;是认定二被告人行为构成何罪的关键所在。

三、本案关键点释明

1、本单位财物VS他人财物

盗窃罪中的犯罪对象是他人占有之财物,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所有权,而职务侵占罪中的犯罪对象是本单位财物。故区?#20013;?#20026;人占为己有的财产是不是本单位财产十分关键。?#25910;?#35748;为,在本案中被被告人陈某某、王某非法占有的快递包裹应视为快递公司的财产。其理由如下:

第一,职务侵占罪中的“本单位财产”范围比较广泛,是单位所有的各种财物。这里的“所?#23567;?#24182;不等同于民法学意义?#31995;摹?#25152;有权”。这种观点已经被大部分学者所?#37038;堋!?#21253;括?#21009;?#29289;与无体物、?#35328;?#21333;位控制之中的财物与应归单位收入的财物。在本单位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应以本单位财产论,也属于本罪的对象。”[②]“本单位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物,应以单位财物论。”[③]

第二,本案中,快递公司依据委托运输合同已经合法取得了委托人的财物,并实际占?#23567;?#25511;制了该财物。虽然被告人陈某某、王某并不清楚包裹内物品的价值、种类和数量,但根据合同法风险承担及违约责任的原则,如果快递公司在运送包裹的过程中导致该物品损坏或者丢失,快递公司也需要在一定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实际上产生财产损失的是快递公司,侵害的仍然是快递公司的财产权。

第三,本案中,虽然快递物品已经采取了包?#25353;?#26045;,但根据快递业的一般操作流程,快递物品是交由快递公司员工进行密封包裹的,该密封包?#25353;?#26045;也主要是为方便快递货物的运输,以免在运输的过程中造成货物遗失、掉落,不可能起到封闭防盗的作用,也不可能仅仅因为快递物品被封装了,快递公司就?#27426;?#36816;送的快递物品享有实际控制权。既然财物已经交由快递公司运送,谁对财物占?#23567;?#25511;制,应该以客观的事实为认定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封缄物内部的财物是归委托人占有还是受托人占有,在国内外一直都存在争议。日本有部分学者认为“受托封缄物里的内容物仍属于委托人占?#23567;!?a href="file://F:/2016/%E7%9B%98%E9%BE%99%E5%AE%A1%E5%88%A4/%E7%9B%98%E9%BE%99%E5%AE%A1%E5%88%A4%E7%AC%AC4%E6%9C%9F/%E6%A0%8F%E7%9B%AE/2%E6%B3%95%E5%AE%98%E8%AE%BA%E5%9D%9B/%E5%8F%B8%E6%B3%95%E5%AE%9E%E8%B7%B5%E4%B8%AD%E8%81%8C%E5%8A%A1%E4%BE%B5%E5%8D%A0%E7%BD%AA%E4%B8%8E%E7%9B%97%E7%AA%83%E7%BD%AA%E5%BA%94%E5%A6%82%E4%BD%95%E8%AE%A4%E5%AE%9A%EF%BC%88%E6%9D%A8%E5%BE%8B%EF%BC%89.doc#_ftn4" name="_ftnref4">[④]我国大陆学者有的认为,受托人?#33489;?#32516;物整体及封缄物内的物品均享有占?#23567;?#25511;制权。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封缄物整体由受托人占有,但内容物为委托人占?#23567;?a href="file://F:/2016/%E7%9B%98%E9%BE%99%E5%AE%A1%E5%88%A4/%E7%9B%98%E9%BE%99%E5%AE%A1%E5%88%A4%E7%AC%AC4%E6%9C%9F/%E6%A0%8F%E7%9B%AE/2%E6%B3%95%E5%AE%98%E8%AE%BA%E5%9D%9B/%E5%8F%B8%E6%B3%95%E5%AE%9E%E8%B7%B5%E4%B8%AD%E8%81%8C%E5%8A%A1%E4%BE%B5%E5%8D%A0%E7%BD%AA%E4%B8%8E%E7%9B%97%E7%AA%83%E7%BD%AA%E5%BA%94%E5%A6%82%E4%BD%95%E8%AE%A4%E5%AE%9A%EF%BC%88%E6%9D%A8%E5%BE%8B%EF%BC%89.doc#_ftn5" name="_ftnref5">[⑤]。?#25910;?#35748;为,委托人将封缄物交给受托人持有和运输,受托人实际控制了封缄物整体,自然就控制了封缄物内的内容,这比较符合客观事实。并且,持?#23567;?#20445;管封缄物之人随时可能打开封缄物取得内容物,故?#25910;?#36190;同受托人?#33489;?#32516;物整体及其内物品均享有占有和控制权。

2、利用职务便利VS利用工作便利

“利用职务之便”与“利用工作之便”一直以来都是司法实践中比?#20808;?#26131;混淆的一对概念。综合法理并结合本案案情,?#25910;?#35748;为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是利用了职务?#31995;?#20415;利:

第一,职务?#20405;浮?#25353;照职位规定应做的事情,?#21069;?#31038;会分工而划分的各种工作岗位。”[⑥]职务侵占罪中的职务,“是因为从事一定业务而形成的身份。这里的业务?#20405;?#22522;于社会生活?#31995;?#22320;位反?#30784;?#32487;续实施的业务。”[⑦]陈某某、王某系昆明某快递有限公司的驾驶员,这就是他们的职务。他?#31363;?#23436;成运送包裹过程中的具体职责即是负责驾驶?#30423;尽?#20445;管货物并把货物及时安全的送达指定地点。

第二,对于职务侵占中的“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20445;?#27861;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说明,只能参照贪污罪中的定义。在贪污罪中,“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31508;侵浮?#21033;用职务上主管、管理、经手公共财物的权力及方便条件。”[⑧]而我国学界多数学者认为,职务侵占罪中“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是“本人的职权范围内,或者因执行职务而产生的主管、经手、管理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 [⑨]也就是说职权范围内以及职权范围之外因主管、经手、管理而产生的便利都属于“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基于上述定义,?#25910;?#35748;为职务侵占罪中职务的取得是公司、企业、单位的规章制?#20154;?#36171;予的,是具备合法性的。而所谓“主管、经手、管理”往往在表?#20013;?#24335;上是对本单位财物的合法持?#23567;?#31649;理和控制。侵占类犯罪的特征正是由这种合法持有变非法持?#23567;?#26412;案中委托人将快递物?#26041;?#32473;快递公司运输,前文已详细论述,?#27809;?#29289;应视为快递公司的财物,快递公司取得了对这些包裹的控制权。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系快递公司的员工,公司赋予其驾驶员职务,派其具体负责运输涉案包裹,汽车的钥?#23376;?#38472;某某、王某二人保管,?#25910;?#20123;包裹在涉案?#24065;?#32463;完全在陈某某、王某的管理和控制之下。

第三,所谓“利用工作之便?#20445;?#27491;如许多学者指出的,如果行为人只是基于工作的原因对作案的地点、环境比较熟悉,容易接触他人管理、控?#39057;?#36130;物,并利用这一便利条件非法占有了本单位、公司的财物,财物的取得并非是利用职责?#31995;?#26435;限或与职权无直接关联,则属于“利用工作中的便利”。公诉机关在庭审中提到,根据公司规定,陈某某、王某在运送包裹途中,没有权力私?#28304;?#24320;包裹,其盗窃其中财物的行为是超越其职权的,所以并不是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而是利用了工作?#31995;?#20415;利。?#25910;?#35748;为,本案中陈某某、王某每天的职责就是负责运送包裹,对包裹?#26576;鐘小?#31649;理和控制都是依据公司赋予的职务。他们不需要具备打开包裹的权力,只要其取得包裹,持?#23567;?#25511;制包裹的方式是合法的即可。公诉机关的意见缩小了“利用职务之便”的范围,将“利用职务之便”仅仅理解为“利用职权之便”。如果本案中陈某某、王某没有管理、运输这些包裹的职责,而仅仅是由于在工作上容易接触到这些快递包裹就属于“利用工作?#31995;?#20415;利”。例如,本案被告人陈某某、王某是快递公司的清洁工,其行为便不能认定为是利用了职务之便。

3、“非法占有目的”产生的时间点

盗窃罪与职务侵占罪都要求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产生非法占有目的的时间点不同。盗窃罪中非法占有的目的往往产生在行为人合法持?#23567;?#25511;制财物之前。而职务侵占罪往往是先合法持?#23567;?#25511;制财物,然后才产生非法占有目的,进而窃取财物。结合本案来看,快递公司已经合法占有了这些包裹,并委派陈某某、王某进行运送,这些包裹已经处在被告人的实际管理、控制之下,他们事先并不清楚包裹内装的是?#35009;次?#21697;,在运送的过程中二人才产生了拆开包裹将财物占为己有的念头。他们的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中?#21335;?#21512;法占?#23567;?#25511;制财物,后产生非法占有财物的主观心态。

四、?#33268;郟?#26412;案的定性与总结

1、定性:罪与非罪?

通过前文法理与司法实践?#31995;?#32467;合?#27835;?#35770;证,?#25910;?#35748;为: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系快递公司驾驶员,其二人利用?#32422;?#24179;时运送快递包裹的职务便利,将本单位合法持?#23567;?#25511;?#39057;?#36130;物占为己有,其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的构成要件,但因尚?#21019;?#21040;职务侵占罪“数额较大”的标准。依据罪刑法定原则,法院应对被告人陈某某、王某宣告无罪。

2、此类案件办理难点

?#25910;?#36890;过搜索查阅了黑龙江、四川、上海、海?#31995;?#22810;地的判决,针?#28304;?#31867;案件各地检察院、法院在起诉罪名、判决的罪名上存在不同。[⑩]类似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对于检察院和法院来?#25285;?#22312;法律的适用上都成为了难办案件,可能的原因?#25910;?#35748;为主要有以下两个:

第一,职务侵占罪中“利用职务便利”与“利用工作便利”的定义,?#20013;?#27861;律及相关司法解?#25237;?#27809;有涉及。于是司法实践中对二者意义、差别的理解,只能由检察官、法官结合法条与实践经验来判断。而每一位法律人?#21152;凶约?#23545;某一法律概念的独特理解,要求每一个法律工作者对一个法律没有具体规定的概念作出统一的理解并不现实。

第二,价?#31561;?#21521;选择上存在差异。本案中,如果认定被告人陈某某、王某的行为属于利用职务之便窃取快递公司财物,则陈某某、王某构成的是职务侵占罪。但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的立案标准在数额上有明显差别,认定二被告人的行为属于“利用职务之便利?#20445;?#37027;?#27492;?#20204;的行为属于有违法但不构成犯罪的情形,从保障被告人权利的角度出发,在审查起诉阶段,公诉机关应作出不起诉决定,认定其不构成犯罪;在审判阶段,法院应宣告被告人无罪。?#27426;?#29616;如今我国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电商?#26576;?#29616;使人们的?#20309;鎩?#28040;费、生活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网购所?#35272;?#30340;快递行业日愈?#31508;ⅲ?#24555;递从业人?#31508;?#37327;?#27426;显?#21152;,员工素质参差不齐,快递公司员工将配送包裹非法占为己有?#21335;?#35937;也频繁出现,且社会危害?#36234;?#22823;。从?#22836;?#29359;罪保障市场秩序的视角出发,对二被告人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是宣告无罪不利于维护经济秩序和交易安全,很可能导致此类案件频发而给社会带来?#22909;?#24433;响。并且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25910;?#24037;作人员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并窃取财物的,应以盗窃罪从重处罚。立法者将?#25910;?#24037;作人员的这?#20013;?#20026;认定为盗窃罪,是否可以推知立法者的价?#31561;?#21521;侧重于打击类似犯罪。快递公司的职能与?#25910;?#20844;司基本相似,快递工作人员能否解释到?#25910;?#24037;作人员中?上述问题都是司法实践中法官、检察官需要面对的问题。

3、对策建议

第一,对“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的定义亟待作出司法解释或者以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形式加以明确。成文法虽然具备系统性、确定性,但因其涉及面广,要考虑的因素繁多,因此与现实中的个案或多或少存在差距。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成文法的模糊性上。而司法解释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缩小这种差距。具体到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是“利用职务之便?#34987;?#26159;“利用工作之便”是导致分歧产生的关键原因之一。故应对职务侵占罪中的“利用职务之便”作出具体解释。明确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不仅包括利用职权范围内的便利,还应包括利用职权范围之外因执行职务而合法持?#23567;?#25511;制本单位财物所产生的便利。

第二,坚持罪刑法定原则以及公正裁判的法律思维。?#25910;?#20197;为在依法治国的前提下,法官在裁判时应严格以?#20013;?#27861;律为依据,不宜揣测立法者的意图并将快递工作人员解释到?#25910;?#24037;作人员之中。因为这种解释方法当属类推解释,扩大了刑法的适用范围,不利于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也有悖于罪刑法定原则。法官进行法律思维,与律师和学者的法律思维目的不同。法官行使裁判权,在裁判过程中会遇到多种解释意见与裁判方案,这些意见和方案可能?#21152;?#20854;理由?#22270;?#20540;所在。但法官最终选择哪一种意见、哪一种方案,应当以达成公正裁判为唯一标准。对一个实体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的概念产生争议,进而在该以何种罪名处?#31995;难?#25321;上发生争议时,应?#21335;?#26395;于程序法的帮助,以程序正义保障实体公正。?#21019;?#31867;案件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在裁判时可以考?#31363;?#19968;轻罪处断。这样处理既符合刑事实体法的规定,又符合刑事程序法的要求。

最后,我们还应注意到的是,刑法的调整范围是有限的。对一?#27835;?#23475;社会的行为,只有在尝试通过民事、行政等法律手?#20301;?#20854;他?#34892;?#25514;施之后,仍不能够制止该?#27835;?#23475;行为之时,才可以考虑使用刑法加以强制。而此类案件并非穷尽一切手段仍无法遏制。具体到本案中,若陈某某、王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32602;?#20844;安机关仍然可以对被告人陈某某、王某处以罚款或者行政拘留,他们即使被宣告无罪,也并非就可以逍遥法外。

 

 

 

 

 

参考文献

文献类:

1、高铭?#36873;?#39532;克昌:《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26412;?#22823;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2、陈兴良:《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3、[]西田典之:《日本刑法各论(第六版)?#32602;?#29579;昭武、刘明祥译,法?#27801;?#29256;社,2013年版;

4、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32602;?#27861;?#27801;?#29256;社,2011年版;

5、李行健主编:?#26029;执?#27721;语规范?#23454;洹罚?#22806;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语?#26576;?#29256;社,2004年版。

法规类: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32602;?span>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32602;?span>

3、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云南省办理盗窃刑事案件执行具体数额标准的通知?#32602;?span>

4、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32602;?span>

5、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37038;?#29702;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



[①]高铭?#36873;?#39532;克昌:《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26412;?#22823;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572页。

[②]高铭?#36873;?#39532;克昌:《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26412;?#22823;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572页。

[③]陈兴良:《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415页。

[④] []西田典之:《日本刑法各论(第六版)?#32602;?#29579;昭武、刘明祥译,法?#27801;?#29256;社,2013年版,第146页。

[⑤]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32602;?#27861;?#27801;?#29256;社,2011年版,第876页。

[⑥] 参见?#26029;执?#27721;语规范?#23454;洹罚?#22806;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语?#26576;?#29256;社,2004年版,第1678页。

[⑦] 陈兴良:《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414页。

[⑧] 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37038;?#29702;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

[⑨]高铭?#36873;?#39532;克昌:《刑法学?#32602;?#31532;二版),?#26412;?#22823;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572页。

[⑩] 如上海市青浦区一快递公司快递员龙某偷拆客户包裹,窃取其中的物品,总价值3万余元。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龙某利用职务?#31995;?#20415;利将本单位财物据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曾审理一起快递员窃取客户包裹案,法院认为被告人卢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价值1132元,数额较大,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怎么通过买鞋赚钱吗 卖陶瓷不赚钱怎么回事 爱彩人彩票首页 玉器赚钱吗知乎 qq麻将大众馆规则 麻将赌博心态 这样都可以赚钱 坐在家里月入过万 小地方开杂货铺赚钱吗 金苹果彩票群 加盟除甲醛代理赚钱吗 吉林麻将app jdb财神捕鱼怎么赢钱 酷赚手机能赚钱 什么麻将可以开好友房 做免费微信广告怎么赚钱软件下载 2017加盟免费赚钱热门